生锈宇宙

⚡打雷⚡:

魔法连锁超市的店员们 

顺手截了个过程

芝麻汤圆r:

Lancôme 唇釉274
最近买了4支兰蔻唇釉,除了134,都挺喜欢的。成膜快,不粘嘴,稍微糊头发。成膜后不是特别镜面,但是也很好看。 看着是奶茶色,但是上嘴以后会跟自己的嘴唇有一个融合,会稍微有一点点红。味道有点香包装挺好看的。

……只能说我的天啊

格瓦拉:

      很难说我今天看完这一话是什么心情,对于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来说,十六年的时光,带来的可能不仅仅是一个所谓“幼驯染失格”或“非常规青梅竹马”,这一话让我再次深深地感受到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小胜和deku,两人虽然关系不好,“虽然从小一起长大,却从来没对彼此说过心里话”,但这十六年的时光带给了两人真切实在的影响,那就是两人区别于其他人是有一个清晰的“我们”和“其他”的界限的。爆豪胜己总是会在绿谷出久面前肆无忌惮毫不顾忌地展现自己最糟糕最恶劣的一面,毫不掩饰毫无遮掩地肆意在绿谷出久身上发泄自己的情绪,绿谷出久对这一点虽朦朦胧胧,却也能明白“能承受这一切的,只有我了”。
      爆豪胜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在偶像来宽慰他都会在偶像面前说“放开我,我走不动路了”的人,是一个连愧疚对象出现在他面前安慰他他都会因为强烈的自尊和骄傲将其推开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毫不掩饰地在绿谷出久面前说出“我害欧鲁迈特终结了英雄生涯”。他是个看似情绪外露,实际上会把深层情绪掩盖在粗暴话语和凶狠行为的人,但他在绿谷出久面前却从不掩盖这一点,他仅有几次的眼泪全都是在绿谷出久面前,他的不甘,他的愧疚,他压抑的感情,因为他的自尊和骄傲,他甚至无法对欧鲁迈特说出口,绿谷出久是他唯一的发泄口。我印象深刻的一个情节就是后期老虎对他说当初没能保护你很抱歉,他的态度是很抗拒也很“混蛋”的,仿佛只觉得自己被掳走丢人。短毛猫在救援中失去个性,爆豪胜己是否也会将这份责任也归于自己?他面对同组合成员是否也会想起自己的愧疚和不甘?这一直都是我在不断思索的点,爆豪胜己拒绝让他人看到自己“弱势”的一面,在他的概念里这份愧疚和不甘被人所察代表着屈辱,他宁可别人觉得他混蛋,也不想别人觉得他可怜,可他偏偏会在绿谷出久面前卸下所有自尊,把一个最本真最坦诚的自己肆无忌惮地发泄给对方。绿谷出久在这段关系中实际上是很钝感的,可他近乎本能一样就接纳了爆豪胜己的全部,因为这十六年来他们一直就是这样的。


      而绿谷出久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别人担心他的时候先想着担心别人会顾虑他的人,饭田和轰察觉到他情绪有异,他的反应是“英雄不哭”,青山去宽慰他,他对此很感激,选择是回应这份心情,自身却没有得到什么宽慰(而且看青山的表情明显是察觉到这一点了啊),但爆豪胜己一句别扭的一句“有没有进步一点”,他的回答却是没有遮掩的,坦诚而有些失落的一句“完全没有”。在他们两人之间,似乎没有“遮掩”这一个字样,就像在故事剧情的一开始因为爆豪的被欺骗的愤怒就将OFA的事情透露出一点的绿谷,在他们两人的概念里,似乎没有什么需要向对方掩盖的,因为十六年的时光里,他们一直都是这样,从来没向对方掩盖过什么。那些眼泪,那些委屈,那些失落,那些不甘,他人不曾踏足也不曾知晓的一切,他全都知道,他也全都知道。
      眼泪屈辱吗?不甘屈辱吗?可是在对方面前就没关系,你见过我打走高年级恶霸掉眼泪的样子,也见过我拿一张闪卡就能欢呼雀跃的时候,再丢脸的样子你也见过,我有什么可在你面前掩盖的?
      我即使说再多的“我没事”你也不会信,因为你知道我最不堪的时候,你知道我曾经有多没用,我在你眼里永远都是那个“Deku”而不是“DEKU”,你知晓我的过往,就掌握了我的现在,在你面前说一句“完全没有”,又有什么关系?
      在看61话的开始我其实是很诧异的,小信的声线是我没有想到的,我看漫画是想象的是愤怒于自己不甘于自己的声线,在我概念里他的不甘与沮丧应该会被愤怒和自尊的外壳包裹,他真实的情绪应该是第二层的。可是听的时候觉得这份情绪太外露了,愧疚和不甘让人觉得都要溢出来一样,可在后面欧鲁迈特出现时他的声线就变了,是我一开始想象中的那种声线,包裹在自尊与骄傲外壳里的声音。而后我就意识到爆豪胜己在绿谷出久面前是完全不加掩盖任何情绪的,什么自尊什么骄傲,他在绿谷面前全都不要,那个最真实的自己,那个为偶像的陨落而把不必要的责任强加给自己并因此愧疚不甘的少年,那个爆豪胜己,就只在绿谷出久面前展露,再没有另一个。
      千言万语一句话,KTDK是真的

二次元精选:

二方条例:

半个月来的一些饼同人!!!(好少)

姜饼人真好玩!

药樱柠橙cp向!我嗑爆!!其余都是xjb摸鱼XD

以及cp吃的很杂还有几对想摸的x

关于洋葱

库: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5965032/


去年年底圣诞节放假回深圳的时候,和朋友出去玩 正好那天在外面偶遇了一个摄影师朋友,就交流了很多摄影方面的东西


回家后,摄影师朋友把当天给我们拍的照片在微信上发给我们了 我看了 发现照片里的自己真的好难看啊


这个时候我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 既然杂志修图 街拍修图很普遍 为什么我不自己给自己尝试一下呢?于是我打开了photoshop,打开了液化工具,尝试在自己脸上动刀了


大眼睛、收鼻翼、小脸颊。可是越弄好像越不对,不仅没有变好看,反而还变丑了 我于是去搜了很多知乎上关于人脸黄金比例美学分割的文章(有很多章子怡和高圆圆例子的那种) 按照他们的美学理论继续尝试改造,但是还是越弄越失败,果然修图师傅的手艺不是什么人都会的


每在脸上动一笔 心都会疼一下


后来春天开学了,回学校,就觉得也许可以做一个这样的小动画,于是就做了,一个女孩在镜子里看自己、看着看着,就把手伸进去了,在自己脸上画了起来


一开始心里想着的是cindy crawford那一句很有名的“i wish i looked like cindy crawford”于是就抱着对于完美的、理想的美貌带来的巨大压力和痛苦去做了。但是后来 做着做着 突然又觉得没意思了,整容还是化妆还是美颜相机 也真的没什么不好的 这些外在的存在的社会现象好像不是我真的在乎的东西 也不是真的带来痛苦的东西 可能百思不得其解的还是内心的一些东西 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自己呢 为什么就是永远不可能有安全感呢 为什么总是自卑呢 为什么总是希望自己去成为一个完美的另一个人?


话说回来 所谓的 真正的自己 又是真正存在的吗?我记得微博刚出来的时候,同学们都去玩 渐渐的我发现我在微博上的发言和性格 和 微信的发言性格 和 现实中和家人的性格都特别不一样 我问我的朋友 我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我了 结果她竟然说 那两个都是真正的你


我对这个很震惊 在我的理解里 应当是 虚伪的、表演性的 创造出来的人格和面孔 竟然被她认可也是"真实" 的一部分! 也许一个 "拥有心灵美的深度的灵魂" 哪里都不存在 反而是由一千次由强烈的意愿 欲望 塑造出来的一次次行为 一次次面孔 组合出来的。


于是我想要扭转这个动画的主题了 我想要认可那个脆弱的皮的真实和质量,我想要反对那个"内在"的高高在上的地位, 就像洋葱一样 它的质量就是由无数的皮构成的  但是时间不够了 自己的理论还有更多思考也不够 它还没有从第一个初始阶段进入到第二个阶段就尴尬地卡在中间 就这样在一个麻乱的学期中草草的结束了 


我对自己好失望呀 不过就先这样吧,还有一个很开心的事情就是我终于不一帧帧的photoshop抠图了,这次尝试了用绿幕。绿幕真的太棒了,而且有无限的可能性!大四的毕业设计还想继续玩,大家做动画的也都一定要来试试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clll:

条漫放不下……分开发

今天也在为切爆打call

【鸢满·近乡】

-卿云烂兮糺缦缦兮-:

我!哭!!!!一二三!!!哭!!!


一罐子婧酱·嗝——:



#时间线两人读大学出去租房子住在一起(番外)
#强力安利《野红莓》!!!独自产粮喂自己的艰辛




  放了假两个人也同样是忙里忙外的,好不容易把和对方的小窝给收拾的差不多了,李鸢屁股还没坐热乎就收到了导师传来的一大份资料让他参与一个科研项目,只好赶快拿了电脑摆了个小桌子坐在了地板上开始正事。彭小满见着这人拿着正事当幌子实则是要偷懒的模样心里忒不平衡了,也停下了手中的活干脆撂了挑子还剩一点活明天干,自己拿了一本书坐在旁边看。




  要光看书才好,人都说了工作中的男人最帅更何况是自己男朋友,彭小满字没看进去几个一双眼睛全盯着李鸢看了,才过了没多久就跑过去闹他,拿了一双爪子在李鸢肩膀上捏捏。




  李鸢倒是觉得蛮舒服开口哼哼了两句,“你这手怕是练过?”




  “以前我妈我奶都说我按摩舒服,我也不知道为啥,大概是前世是个瞎子?”彭小满歪了歪头,看到李鸢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弯有弧度的阴影来,“分心最要不得,专心!”




  好一出恶人先告状,一下把李鸢给逗乐了,彭小满这人不仅嘴巴吹皮,这心眼子也是尤其的坏,“那你肯定是瞎坏了,今生才一个不小心就往我这投怀送抱的,赶都赶不走。”




  “天啦,你这个负心汉,陈世美!”彭小满假意在李鸢肩膀上锤了一下,“居然还想赶我走?世道不公,人心不古啊!”




  说鼻子你还蹬上脸了?




  “不赶不赶,往怀里抱还来不及呢,哪个忍心把这么可爱的小满给往外赶啊。”




  听到李鸢这么说彭小满才算是饶了他一劫不去掐他痒痒肉自己专心按摩顺便督促李鸢认真学习。




  按了没一会儿,李鸢也感觉这活是干不下去了,背后这人的磁场得给自己掀开了几层浪最后趴地上动不了了,张了嘴叫了声小满。彭小满一应结果发现这人又不继续说了,成心逗他玩,眉毛一皱,腰一叉就要开始他青弋小天王的表演。




  李鸢一看这势头不对,赶紧解释:“我刚刚想说个什么,结果一转过身来一看你就给忘了。”




  “合着你这还赖我了?长得帅是真的没办法。”彭小满说罢语音一转,“我跟你说你这情况啊你知道叫什么么?”




  “什么?”




  “近乡情怯。”




  彭小满没怎么在意,毕竟自己没事就挂上两句骚话,鹭高黑格尔可不是白当的,这四个字却是在李鸢心里炸了一团烟花噼里啪啦的开了满天,“说道乡,”李鸢整个人都转了过来正对着彭小满,“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户口页子给安我这来啊?”
 
  “呸,谁安你那去,我好端端的云古户口才不往你那去呢,要安也是你安我这。”彭小满说这叫男性的尊严,平常也没见这人这么有骨气。




  “行啊,我安就安,你户口本子呢?”




  李鸢这人说一不二,要干就干,自己还蛮激动着呢,结果彭小满一拍脑袋给说了句邮回家了,自己奶奶比谁都看重这东西生怕给掉了。




  看着李鸢一副失落的模样,好笑又心疼,彭小满一下嘴快说:“要不咱俩画个结婚证呗,那更好。”




  两人对视了一眼,没觉得彭小满嘴巴里还能说出这么对的话了赶快分了工,自己裁卡纸,彭小满负责把两个人的证件照给p到一起合照。




  自己蹲着裁完了卡纸,彭小满还没回来,盯着这红红的纸,李鸢自己感觉有点烧,拿了手按了按眉头,真疯。




  彭小满是跑着回来的,总共多大点屋子还生生跑出来百米冲刺似的拖鞋都给落了一只,见彭小满回来了李鸢给让了位子,见彭小满把两人照片贴在了正中间,一下乐了:“上面是不是还有什么字啊?”




  “我哪知道,我第一次干这事啊。”




  听的出来,彭小满在抖,一句话尾巴都带了颤儿。




  “到网上搜搜。”李鸢拿了手机查查余光就看着彭小满这人一点都不注意形象,撅着屁股手一撑着盯着那张照片傻笑。




  “笑什么呢?”李鸢把手机递过去,也跟着一起看。




  “我说李鸢你笑的真傻。”




  李鸢记起来了这张是两人出去玩的时候彭小满给偷拍的,自己让他删了他却还很喜欢给印了出来,说什么别看人表面一炫酷总裁范儿实际内里就是一个智障。




  “有你傻?”李鸢看了看彭小满的照片,深觉这人审美肯定有问题专挑的笑的傻不拉叽的照片出来。




  “还真挺傻的哈。”彭小满觉得吧结婚证得喜庆,自己可是翻了好久文件夹才找出这么两张了,不然至于花这么长时间么?




  彭小满盯着手机上的图片,拿了水性笔就要下笔,最后嚷嚷着紧张不过又不信李鸢这手鬼画符拿了铅笔先描了一个框出来再慢慢拿了水性笔往上面涂,这架势是恨不得把自己手变成机器挑着宋体来写。




  写完之后彭小满怎么看怎么欢喜,拿着抱怀里了,有突然自己噗的一笑,搞得李鸢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忙问怎么了。




  “你说我还没到国家法定结婚年龄呢可就被你给拐了。”




  听彭小满这么说李鸢怎么心里还生了点内疚,想了想自己现在确实是能力不够还不能够去许诺什么倒是只有一腔真心,“小满,其实吧你别看我这人像什么都是走哪算哪的其实我心里都有计划的,包括喜欢你和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操。




  彭小满最怕这人一脸正正经经的和他计划未来什么的,李鸢很优秀,这是他认识他第一天起就知道的事儿,自己也在努力不求能并肩,至少要能看到背影吧,自己这么要求自己,对方却直接给了他一颗定心丸,要他别什么瞎担心。一下感动的不得了就往李鸢怀里钻。




  “别挤坏了证!”李鸢笑着把纸从彭小满怀里抽出来,自己长的比彭小满高,一搭手就可以摸到彭小满毛茸茸的后脑勺,“这上面我看着别人都有盖章的啊。”




  “明天去民政局偷一个来。”彭小满把自己埋在李鸢怀里,说的话都是带了鼻音的咕咕囔囔,怕不是这人又哭了。




  “行,明天就带你去偷大不了被抓了咱们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了再去一回。”




  李鸢这话中有话彭小满不是没听出来当时就开心的直往李鸢那蹭蹭。




  “我想起来那话了。”




  “什么?”




  “我想说你怎么这么黏,和努努生的一窝小奶狗似的走不开人。”




  “我就黏你就黏你怎么了?”说完还蹭的更狠了些都快蹿起来了。




  照李鸢看,彭小满第一会哭鼻子,第二会耍赖,第三会耍嘴皮子,一个不带一个有趣可爱的,怪不得自己这么喜欢他。




  都是十七八九岁的少年人,本来火气就大,蹭这蹭着火一下就给撩起来了,等到李鸢把两人裤子都给脱了才想起来套给用完了,然后怂巴巴的要扶彭小满起来,彭小满表示你这裤子都脱了就给我来这个?




  “就……直接得了……”两人之前戴着都是怕弄脏了地,之前也试过直接进来,现在这算是自己的地界可还不干他个不要命了么。




  彭小满把自己蜷成了一个球了靠在李鸢怀里,身上都汗津津了都不觉得热,只想在怀里待严实了不动。




  利南不似青弋多雨,彭小满哭了也再找不动理由,和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起,小圆满大抵也当是如此。




  李鸢先生,彭小满先生:




  经审查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之规定准予结婚,特发此证。
 


【兔赤】入坑推荐文单

芥末烤肉大粮仓:

来自各个太太的推荐,谢谢各位


持续更新,欢迎新推荐


ps:如果有太太愿意和我一起整理,不甚感激






【各时期贯穿】


 


Life I 01  02  03


Life II 01  02  


Life III 01  02  03  04


番外  01  02  03  04 Cigarette


 


雲艺太太的文笔细腻流畅,读来很有感觉,赤苇和木兔的感情拿捏得很精准。很多作者都会避开感情萌芽阶段的问题,或者自以为解决了这个问题,太太没有回避,而是从双方的角度描摹两人的变化、成长直至最后的心意相通。


 




 


【未来】


 


Bang


 


不再是从木兔和赤苇二人的角度,而是从木叶这一第三人的角度来进行叙述,大枭谷样样通样样松的木叶表示心很累啊啊啊>.<


 


重要的东西要收好不要乱放


 


按照惯例果然tag里才是正文o(* ̄▽ ̄*)ブ


木兔前辈你求婚请当面求啊啊啊!你不应该是一记直球猛戳心脏嘛!


 


High Speed


 


就像开头的那一句,赤苇有时候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冷静自持。只有面对木兔的时候赤苇才是真的赤苇吧。


爱情就是这样,即使会磕磕绊绊也不会放弃你的手。




1LDK


 


大学生兔赤的同居日常,是个细腻又温暖的故事(p≧w≦q)


 


 


今天大王也有好好地激励队友


 


覺得很新奇竟然是從及川的視角來描寫的,太太的行文十分詼諧有趣,雖然赤葦幾乎沒有出現,可是可以從中體會到木兔對他深深的愛。






【枭谷时期】


 


木兔学长,再不起来就要吻你了


 


告白什么的,真得让三次的我们都觉得心惊脸红啊~


Plato太太每次的Tag是亮点!φ(゜▽゜*)♪


 


万有引力


 


文风淡淡的,就像两个人间产生的引力波一样,不易察觉,却清楚得被对方接收到了。


 


桜と君


 


就像太太文章里的那句话,“不论春夏秋冬,都有微风,有夹在书里不谢的花瓣,有你”,木兔能遇见赤苇简直太好了。


 


适度的烤年糕是可以增加情谊


 


因为喜欢才会吃醋,因为不安才会闹变扭,这大概是最日常的一环了吧。太太描写得很细腻,这份烤年糕你吃吗?




你猜他追到赤苇要用多长时间  之一  之二  之三  之四


 


轻松而有活力的日常,用幽默的笔调描写兔赤两人间的相处模式,在神助攻队友们的援手中,发生了种种趣事。挥洒汗水的热血青春,和在这当中萌芽的感情,即便只是看着文字,也能让心情畅快愉悦。




山有木兮月有星


 


暗恋像是猕猴桃一样的酸甜口味,潜移默化,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无法自拔地喜欢上了,于是总能在第一时间想到对方。因为喜欢所以既胆怯又勇敢,总有一天这样的感情能传达给对方就好了


 


 


关于枭谷主将的一点小事


 


從木葉的口吻來敘述,雖然文章看起來都圍繞在HOMO木兔的心情變換,但卻可以從中體會到兔赤兩人雙向暗戀的粉紅泡泡,重點是人物性格抓得很貼切,風格也很有趣!


 




【架空】


 


有罪推定


 


刑事木兔和检事赤苇的恋爱萌芽故事。刑警佩戴的樱花纹章正式名称叫做朝日影,含义是“高升东天,尽扫阴霾,白日青天”。检事佩戴的秋霜烈日徽章含义是“冷如秋霜,烈如夏日”。所以这样的两人才会相互吸引啊~


 


下次不要再闪瞎我的黑尾前辈了好嘛?!


 


惑星的碎片


 


指挥家赤苇和小提琴手木兔的相遇和相知。从头到尾木兔前辈都在丢直球,经常这样对赤苇的心脏可不太好唉…行星碎片的比喻好到犯规,太太的每篇文都想说bravo!


 


相亲也要抛开现象看本质


以日本平安时代的阴阳师为背景,淡漠却莫名色气的赤苇被直率单纯的木兔攻略,这个世界上单细胞真是可怕的生物,让沉静的人内心不再沉静。


 


リンドゥ -Gentiana. 


ABO设定,平淡卻細緻的描寫,讓人也不自覺隨著這些初乍覺醒的少年們憂鬱又戀愛了。゚(゚´ω`゚)゚。 
這篇Alpha木兔和Alpha赤葦的故事,算是顛覆了自己對ABO世界觀的想像,非常文藝且優美一篇文,很推薦大家讀讀( ´•̥̥̥ω•̥̥̥` )






【AO3 】


虽然排球在欧美不算热门,但是还是有很多太太辛勤产出的


dalyeau的短篇都非常有趣,在剧情和人物关系上都感觉非常稳,语言细腻,无论是原作还是AU都很棒!都是短篇看起来很方便!


 


gwah, bam and swoosh (赤苇和木兔分别是影山和日向父亲的设定非常有趣,木兔见到赤苇只想着这个人手好看,脸好看,什么都好看【笑)


 


tea-stained polaroids


 


love in the time of wife




undeniably special(togekissies太太的这篇文讲得是赤苇暗恋,非常会打直球!异想不到得可爱!))


 


third wheel(arsenicjay太太的这篇文章,是个老黑知道一切并且神助攻的故事【黑尾:不要给我撒狗粮了好么?!)



鬼酒宅:

啊----------呃--------略略略-----(并不知道在干嘛,不用在意orz

下一次就完了(太好了!我居然活到这么久

越画越水是我了(倒地